“审”钱记

“审”钱记 ——来自校园扩建工程(二期)一线的报道 贵州大学报记者 庞爱忠   “学校的利益不容侵犯!”在审计处处长方韧心中,审计处的职责就是“恪守良知为学校利益严格把关,即使‘顶风冒雨’也在所不惜!” “独立、公正、廉洁、高效”,审计处是参与二期工程全过程监督控制的关键部门,负责整个二期工程全过程的审计监督,以及参与指挥部项目推进办对项目实施的管理、内控、决策等,从项目前端控制到最后审计结算完成,审计部门为项目画上最后的句号。 具体实施中,审计处负责二期工程的工程造价、清单编制、过程监督、进度款审签、流程规范、变更审核监管、参与重大决策内控、组织结算审计工作等。经过他们无数次的协商、争议、谋略、博弈、坚持、艰辛努力下,为学校建设规避了大量的资金风险和节约了巨额建设资金,真正做到了为贵大“审”钱。 谈判“审”四千多万 二期工程首先交给审计部门的第一个大难题就是与工程相关的整个服务类项目的优惠降价问题,包括招标代理、地勘、设计、监理、跟踪审计、造价编制等。 由于工期紧,规模大,难度高,加上前期项目管理公司履职不到位等种种复杂因素,导致在国家指导价格下,招标或谈判进场的服务类价格与实际市场价格比普遍偏高,如地勘中标价格高于市场价格两倍多,几乎所有进场的服务类单位都是顶着或接近政府指导价上线与学校签订的合同,美其名曰“以政府指导价为准,政策上无法突破”,如此贵大将付出巨大的损失。 动别人的蛋糕谈何容易?况且,中标单位已经与贵大签约,白纸黑字,谁都知道“贵大处于不利方”。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方韧处长受命带着审计处、二期推进办合约部等相关部门领导和人员找每家单位一个一个谈判,她说:“一轮一轮地谈,不计其数。”她的笔记本上记了满满一本谈判内容。 找到某招标代理公司,态度十分强硬、坚决不干,并扬言“若降价就烧毁所有招标材料,影响后续工作后果自负”,经过“不计其数”的艰难谈判,这家最强硬的公司最终同意让步,招标代理服务费的取费率降了20%。 负责地勘的两家单位在第一次谈判中同意在价格上给予一定的让步,但价格较市场价而言仍偏高。接到继续再谈的任务要求后,为了缓和一下气氛、达到谈判效果,方韧处长在贵大北区双馨园请两家地勘单位就餐,对方戏问:这难道是鸿门宴么?答:可以说就是鸿门宴,你方价格仍然超出市场价太多,价格必须再降下来。看到贵大态度坚决,最后两家地勘单位同意将价格降到六折。 最难忘的是与监理单位的谈判。方韧处长回忆说,当时十几个人坐着,都是各家公司经验丰富的代表,老谋深算,都黑着脸。经过唇枪舌战,各家单位都同意让步了,方韧处长心中暗自高兴,将谈判结果第一时间汇报给了领导。但令方韧没有想到的是,当天的谈判结果因为没有签字画押,事后这些单位都反悔不认账了!于是,方韧他们一家一家再找来谈,谈完一个签一个,各个击破。看到第一家单位签约了,剩下的监理单位只能依势同意降价。 除了招标代理、地勘、监理谈判,还有跟踪审计谈判,以及艰难的设计谈判,方韧说:“每次谈判都有一种战斗的感觉,为了学校的利益,不能不得罪太多人,还要冒着风险、威胁,与各种各样人争执、争吵,其中的艰辛委屈只有自己能体会。” 连接部景观项目是一期工程遗留问题,由某公司负责施工。由于方案规划调整等因素,学校两次要求停工达22个月。这么长时间的停工,学校可能面临巨大的停工损失索赔。连接部地带是贵大的“门面”,省市领导高度重视,景观提升迫在眉睫,但是原施工单位不退场就无法组织实施景观提升工程。任务又落在了审计处头上!从今年5月份开始谈判,到9月基本解决,这又是一场漂亮仗。 方韧的手机里存着“娄大地”的名字,“只知道他姓娄,是某某大地公司的,我就叫他‘娄大地’。”果然,娄大地提出,合同内要支付约1200万元,合同外要赔偿约1800万元。虽然对方声称如果不能谈妥,就要诉诸法庭状告贵大,方韧心想:“如果贵大利益要因此受损,贵大不怕打这个官司!” 一天,她得知“娄大地”被工人围堵扣车追讨债务,她立马抓住这个机会,给“娄大地”打电话:“如果想尽快拿到余款,请明天过来实实在在地谈谈,甩干水份,重新报一个合理的价格。”第二天,重大转折出现了,娄大地合同外的索赔金额由1800万降到了800万”。看到谈判出现了转机,方韧把远在云南的跟踪审计单位老总请来,在财务处王斌处长等支持下,800万,600万,400万,240万,最后以190万了结此事。通过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谈判,去年一年从可统计的数据看,仅在工程项目建设领域,审计处就为学校节约了3000多万元的资金。 清标“审”七千多万 谈判是“审”钱的一种,“清标”环节也能找出工程项目中的“暗藏玄机”。清标在施工单位中标后、签订合同前进行。这一环节的重要任务是找到中标单位的“不平衡报价”,在中标总价的框架内,把中标单位每一个分项、细项的不平衡报价审核并调整到合理范围。 审计处周昌洪、邓波两位副处长直接负责各标段的清标工作。周昌洪介绍了三标段的变压器设备的招标问题。招标清单特征描述为1200千伏安的变压器采购及安装、调试,施工单位的投标报价为560元,拦标价编制单位编制的价格为13万元,两者的价格相差200多倍,通过清标工作,施工单位的价格回归到正常的市场价格,为确保电器设备的质量提供了极大的保障,同时也提前防范了施工单位与学校发生纠纷的隐患。 论证优化“审”四千多万。邓波回忆了九标智能化标段的招标拦标控制价确定过程。九标段初期预算编制总价为7400余万元,审计处对该结果进行类似项目对比,敏锐感到造价较高,及时组织了专家论证会,校网络与信息化管理中心主任王一波等专家也认为价格偏高,审计处进一步安排设计单位、控制价编制单位反复多次对接,在网络中心的参与支持下,并参照网络中心已建网络项目的经验论证后,最终该项目控制价审核调整为3900余万元,在实际招标中中标价格又降低700余万元。 火眼金睛“审”两千多万。按照方韧处长的工作安排,邓波副处长对八标招标前的清单控制价成果进行审核后,发现其中有部分工程内容已含在已招标的其他标段中。经审核,硬质铺装部分扣除765.1万元,水漆扣除998.6万元,增加土石的费用469.4万元,规避风险总计2000余万元。 据他们介绍,从2014年4月到11月共完成7个标段的清标工作,整个清标成果材料可以堆满了半间屋子。经过长达七个月对中标单位的投标报价进行详细审核和艰苦谈判,完成二期建设项目一至七标的清标工作。通过清标,一至七标规避了6000余万元的资金风险,八、九标共规避了1200万元的资金风险。目前已全部完成了9个标段的清标工作。通过强制清标,共规避了7200万元资金风险。 审计处工作人员赵佳说,清标也不一定只是调低价格,有时候发现某些报价低了,审计部门认为不合理,还会通盘考虑,上调报价,但总的思路是以审计之剑,为二期建设规范管理保驾护航。 清标可以减少“不平衡报价”,跟踪审计审核监督的另一个重要内容是进度款支付。方韧介绍说,二期工程建设引进了四家由省教育厅遴选产生的全过程跟踪审计单位。在以往项目建设的经验中,工程进度款支付出现超付情形,超付既会带来资金风险,也会使业主方对后期结算收尾工作相当被动。 在二期进度款支付上,审计处率四家跟踪审计单位严格层层把关,每一期进度款支付都要经现场、监理审核完后,送交跟踪审计单位。几乎每一笔进度款跟审单位都在监理审核的基础上审减下相当比例的金额,报送周昌洪、邓波两位副处长审签后,最后由方韧处长审签。经过严格的层层把关,实现了对工程进度款制度的有效控制。每次说起二期工程进度款支付控制,财务处处长王斌都会感到非常放心。 分段结算找平衡 学校二期工程在建设过程中,因诸多原因,建设过程中所需的有关手续还在不断的完善之中,若按照与施工单位签订的合同约定,项目须竣工验收合格方可报送工程结算资料。由于项目在招标阶段均没有完善的基础设计图,导致在招标工程量清单中只能采取基础模拟工程量的形式进行招标。为了早日掌握项目的真实投资,控制二期建设的投资规模,总结一期结算审计经验,审计处经过反复研究讨论,提出了分段结算审计的思路。 我校是省直高校中第一家开展分段结算审计工作的单位,可以说是一项管理创新,它对于了解投资动向、及早完善建设资料和档案有着很大的积极作用,从另一个方面倒逼施工单位、监理单位、建设单位、审计单位提前做好资料的归档和完善有关建设手续,为学校后期固定资产入库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目前,分段结算审计工作于2015年年初正式启动,陆续已经有6个标段报送出了分段审计结算送审资料。方韧说:“分段审计结算中最核心的是合同外认质认价工作。”由于项目建设前期图纸不完善,导致合同外变更较大,现在施工方报出的单价与跟审初步审核的价格相差巨大,审计处的工作面临新的挑战和困难,未来审计处还要率领各方进行大量的市场询价,特别是对新的施工方法和工艺的询价,要力求找到学校与施工单位的利益“平衡点”,才能保证各方利益不受损,也才能更好地维护学校的利益。 方韧处长善于起名字,一次他和二期工程推进办的同志在外出差的时候建了一个微信群,她取名为“二期传奇”。在她看来贵大百年历史上,没有多少人能够遇上这样的工程,未来百年也难遇上。如今,“二期传奇”的微信群里天天闪烁不停,这里聚集了二期工程项目推进办的每位同志,还有贵州省副省长陈鸣明同志、省政府副秘书长樊新中同志、校党委书记陈坚、校长郑强等工程指挥部的领导同志,时刻关注着二期进展。 “二期工程投资巨大、诱惑巨大,干部们守不住良知就容易滑入泥潭。”方韧说,在工程建设这个高危领域,审计人员一定要守住底线、原则,敢担当、能作为,临危不惧方显英雄本色,一定要用审计人员的坚守,护航优质优化“贵大速度”。 据统计,二年多来,审计处为贵大二期工程“审”钱近1.9亿元。要知道,校园扩建二期建设项目投资概算22.85亿元,其规模之大、任务之重、时间之紧、管理之难在贵大甚至全省高校都是史无前例的,审计处不仅“审”钱,而且省心。